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产品下载
美團阿裏員工租房遇“龐氏騙局”二房東抓住自如、相寓漏洞兩頭吃
发布时间:2022-01-05        

  10月底,北京市望京一名二房東疑似攜帶租房款跑路一事在網際網路上持續發酵。目前該案件已由公安機關受理,並且因涉事金額巨大,相關話題短時間內迅速衝上了熱搜榜。

  據了解,涉案的二房東張偉常年活躍在望京地區,從自如、相寓等住房租賃企業處租進大批房源,再以約8折的價格、年付租金形式二次出租給周邊網際網路大廠員工。但在拖欠自如等平臺十數天租金之後,張偉在日前憑空消失。一同卷走的,還有一百多位租客提前支付滿一年的租金。

  實際上,張偉這套高進低出、長收短付的套路並不高明,敏感度較高的大廠員工通常也較易識別此類騙局,那麼這位望京二房東何以瞞天過海?眾多仲介平臺和住房租賃企業又為何屢屢成為投訴重災區?

  何辛是望京附近一家網際網路公司的員工,他身上有著此次受騙租客群體中比較典型的三個標簽——大廠員工、自如房源、年付租金超過10萬元。他向36氪透露,目前自如已與其簽訂協議,將在11月19前墊付賠償款,此後如果張偉被警方逮捕歸案並返還追繳金額,則應優先返還給自如。

  據何辛了解,周圍與自己情況相似的租客都拿到了相同的賠償方案,自如、鏈家、我愛我家相寓等平臺也均公開承諾將承擔客戶損失。不過他也提到,有少數房源來自小型仲介公司或個人房東的租客現下仍面臨租金無法追償的風險。

  按照常理,大型網際網路公司員工普遍受教育情況良好,甄別能力也被社會歸為較高的人群中。但過於依賴熟人關係和低價誘惑下,一個佈局了三年的騙局卻讓他們損失慘重。

  給何辛介紹這名二手房東的是他的同事,該同事也是通過其他同事認識的張偉。在何辛同事的描述中,房東何偉“人不錯”,不但租金低,日常配合維修各種設施,而且偶爾還會給租客派發禮物、請客吃飯,“唯一的缺點就是房東怕麻煩,租金要求年付”。

  最終促使何辛下定決心租房的是7700元的月租金,而差不多的房源在自如平臺上則要10500元。雖然房主不是張偉本人,而是其所謂的“表姐”,但由於是熟人介紹,多位同事又都在張偉手中的房源處租住過一兩年,並且張偉也提供了“表姐”的身份證和房産證複印件,何辛並未介意之前那些反常資訊。

  約兩周後,自如開始頻繁到府提示何辛所住的房源拖欠租金,而當何辛聯繫張偉時,張偉已經“消失”。不久後,何辛被同事拉進一個維權群組,通過交流何辛得知,張偉在望京做二房東已經三年,從自如等平臺手中租下了一百多套房源,以低於市場價但需年付的方式向租客轉租,再向平臺按月支付租金。

  為此張偉還專門註冊了一家公司——以公司名義從自如租房可月付租金,無需按季度支付。而之前那些請客吃飯等增進感情的舉動,也不過是張偉建立信任、獲取新客戶的手段。

  目前何辛所在的維權群裏有189名網友,除少數律師和警方外,其餘大部分都是受騙租客,“我們在群裏做過(受騙租客的)接龍,現在已經接龍的就有107套房源,租客大概一半來自美團,一半來自阿裏。我是最後一批入局的‘韭菜’,但其實有很多人已經住過一兩年了,所以新一年續租的時候,他們有些甚至連合同都沒簽,直接轉賬了。”

  張偉跑路事件爆出後,大批租客均面臨約10萬元的損失,自10月28日起,自如、鏈家、我愛我家相寓等平臺陸續承諾將全額承擔客戶損失。

  自如官微聲明,對於涉及此事件50余名相關租客,自如將全額承擔客戶受到的損失,預計超過500萬元;鏈家稱經核查,該事件涉及鏈家房源2套,公司將墊付該房源所涉客戶的全部損失;我愛我家相寓也發佈聲明稱,目前已排查到約有20人受到影響,公司將承擔預計150余萬元的全額損失。

  此前在10月21日,何辛也搬離了原來的住處。他向36氪透露,10月31日那個週末,自如剛與其達成協定,將先行賠付他自10月21日起未續住的8萬餘元租金,後續若有追繳需優先返還自如。這與36氪以租客身份向自如管家了解到的賠付方案基本一致。

  但同時何辛還提到,張偉先前還從多家小型仲介公司和個人房東手轉机租過來一批房源,租住在這些房源中的租客目前只能自行承擔損失。

  在張偉尚未落網之前,自如等一眾平臺企業承擔損失的行為確實彰顯了社會責任,不過這些平臺真的“無辜”嗎?

  在我愛我家擔任管理層多年的胡景暉向36氪分析,自如、相寓等嚴格來説不屬於仲介平臺,而是住房租賃企業。“住房租賃企業和仲介完全是兩種業態,遵守兩種監管辦法,大型的住房租賃企業是不允許轉租的。”

  憑胡景暉多年行業經驗判斷,這類企業的業務人員其實對其片區內的市場情況非常了解,“張偉在望京附近租了那麼多房子又轉租出去,當地這些店長、員工不應該不知情。我覺得大家可以合理推斷出張偉在做什麼(勾當),只不過大部分業務員為了完成自己的業績選擇閉口不談——反正把房租給張偉了,業績完成獎金到手就可以了。”

  此外,受騙租客何辛提到的另一細節或也顯示自如存在監管失職。他曾告訴36氪,自己之所以信任張偉,一方面是基於熟人介紹,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張偉出示了真實的房東身份證、房産證複印件。但36氪從一名自如租客處了解到,即便已經租下一套房源,租客也只能在租賃合同上知曉房東資訊,而無法拿到房東本人的身份證、房産證複印件。

  那麼張偉是如何拿到房東身份複印件的?這是否説明或有自如內部員工與張偉串通盜取房東資訊?

  胡景暉也表示,儘管不了解自如內部的管理流程,但出於對房主、租客雙方利益的保護,即便平臺在租客説明需求(如辦理居住證等)之後可以提供複印件,也應添加“僅供辦理何種業務使用,不得用於轉租”等備註,而不應直接提供資料。

  因此,張偉在望京一地的行為在並不難察覺的情況下得以持續三年,背後或有平臺疏于監管的“助攻”。

  實際上,在房屋租賃市場,二房東高進低出、長收短付、形成沉澱、拿錢跑路的套路十分傳統,但為何如此初級的騙局總能在這個市場中輕鬆得逞,同時還伴隨一系列屢禁不止的亂象?

  打開黑貓投訴平臺,可以發現針對自如的投訴達到5850條,針對我愛我家的也有1057條,投訴理由多與設施維修、押金退還、續租漲價、房源資訊不實等有關。

  胡景暉向36氪分析,相較于房屋買賣交易標的金額高、環節把控嚴,房屋租賃市場因為“太接地氣”而秩序混亂。“它標的金額不大,一個月房租才幾千塊,而且租客一般都比較著急,市場需求量大,每一單又很細碎,流動人口又很多,往往就容易産生騙局。”

  此外,登記備案率低也是住房租賃市場亂象叢生的一大因素。胡景暉介紹説,目前中國內地住房出租登記備案率不到5%,房主出於避稅考慮,租客出於便捷考慮,大多只私下簽訂一份合同就形成租賃關係,這也使得這個市場更加缺少法律約束。

  一位券商人士告訴36氪,住房租賃類的金融産品一直不是他們關注的主流品種,一方面,這類産品在二級市場中的佔比本就十分渺小;另一方面,像貝殼找房這類平臺,其自身業績增長更依靠房屋買賣交易拉動,而非租賃交易,因此其市場表現自然也不在投資者的關注範圍。

  據其透露,儘管此前一段時間,長租公寓項目在跑馬圈地階段頗受創投機構的青睞,但在經歷多家企業連年虧損甚至資金鏈斷裂之後,一眾投資機構至今難以退出。曾經的熱情消耗殆盡,目前大部分創投機構對此類項目投資意願較低。

  不過該券商人士特別指出,今年7月,國家發改委將保障性租賃住房納入REITs試點,這或成為其日後關注的目標。他認為公租房受市場和經濟週期波動影響較小,現金流相對穩定,後期落地如有合適項目,或可作為長期持有的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