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产品下载
这次他们玩的是突破次元的爱情
发布时间:2022-01-08        

  而“漫穿/书穿”的题材在“穿越”类中其实并非新事,甚至有网友称,《W两个世界》“次元穿越的设定,漫画中的主角不满意自己的结局,把现实中的人物带到漫画世界,接着又从漫画世界进入到现实世界等剧情”是“抄袭”日本漫画大师今敏的作品《opus》。但突破次元壁的作品脉络存在已久,或可上溯到“神笔马良”的故事甚至更早,在影视作品中也有大量的“互文”,如伍迪·艾伦的《开罗紫玫瑰》,狂热的影迷Cecilia与走下屏幕的戏中男主角及男主角现实扮演者间上演的爱恨纠葛。改编自同名小说的影片《墨水心》,主人公拥有可以召唤书中人

  你是否也曾幻想过在现实世界中,和二次元的男神/女神来一次“触电”?最近就是这样一个讲述跨次元恋爱故事的《W两个世界》,刷爆了社交网络。这部被称为“次元神剧”的韩剧,挤开了“车祸、癌症、治不好”、虐恋套路满满的《任意依恋》,让观众大呼“欲罢不能”、“脑洞大开”,未播便被五星预定。虽仅播出四集,但开播以来一直强势霸榜,微博线的高分。

  故事讲述现实世界中的女医生吴妍珠偶然地进入了人气漫画《W》的世界,与漫画男主人公姜哲相遇后碰撞出一系列的“化学反应”。与以往穿越时空、多重人格、超能力等设定不同的是,“从二次元走出来,与三次元的女主角谈恋爱”的姜哲,跨越次元,让韩剧的男主角继《听见你的声音》的“超能力”少年、《来自星星的你》的“外星人”都教授后,又开拓了“漫撕男”这一新类型(漫撕男:即“撕破漫画走出来的二次元人物”)。

  雅典奥运会射击冠军,JN国际的共同代表兼W频道所有者,个人资产8000亿韩元的最年轻财阀。花美男的外貌加天才的头脑,姜哲这样“开挂”的人设,并没有引起对“杰克苏”审美疲劳的观众的反感,因为他是连载十年的韩国大热漫画《W》中的男主人公,来自二次元的虚拟人物。

  而在现实世界中,在漫画大结局之际,作者突然失踪,外科医生吴妍珠听说了父亲失踪的消息,赶到工作室寻找线索时,被男主拉进了W世界,突破次元壁,从漫画读者成为漫画人物,多次成功解救男主,成为其“开启人生的钥匙”。自此,两人的命运有了交集,也开启了两人在二、三次元互穿的旅程:我走向你,或你走向我。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适合在一起”,这句言情剧本中用烂了的台词,却一语道中了《W两个世界》的矛盾内核。2016年的首尔,相同的空间、不同的次元,他们之间甚至是二维与三维的区隔。漫画的世界里,时间是以姜哲为中心旋转的,所以“与主线无关的时间眨眼就会过去”,这样的设定使得剧情十分紧凑,几分钟就穿插一个高潮,克制的叙事与把控得当的节奏,暗合了当下大众快速观影的习惯,也让《W》成为剧集拖沓、注水风气中的一缕清风。

  而“漫穿/书穿”的题材在“穿越”类中其实并非新事,甚至有网友称,《W两个世界》“次元穿越的设定,漫画中的主角不满意自己的结局,把现实中的人物带到漫画世界,接着又从漫画世界进入到现实世界等剧情”是“抄袭”日本漫画大师今敏的作品《opus》。但突破次元壁的作品脉络存在已久,或可上溯到“神笔马良”的故事甚至更早,在影视作品中也有大量的“互文”,如伍迪·艾伦的《开罗紫玫瑰》,狂热的影迷Cecilia与走下屏幕的戏中男主角及男主角现实扮演者间上演的爱恨纠葛。改编自同名小说的影片《墨水心》,主人公拥有可以召唤书中人物到现实世界的能力。日剧《小原不哭》主角笔下漫画的主人公,为了将她从问题和烦恼中救出而努力在二次元及三次元间奋斗。

  所以对于《W两个世界》来说,“抄袭”的指责,未免忽视了文艺作品“母题与原型”的意义,或者我们可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借梗”。相较于世界的“装置”如何搭建起,更重要的可能是,此后故事将怎样“运转”。当虚拟与真实的边界模糊之后,如同博尔萨斯提到的柯勒律治之花,“如果有人梦中曾去过天堂,并且得到一枝花作为曾到过天堂的见证。而当他醒来时,发现这枝花就在他的手中……那么,将会是什么情景?”

  与《W两个世界》剧情节奏的高速相匹配的,便是故事“感情线”大刀阔斧的进程。

  从《太阳的后裔》开始,韩剧的篇幅不再用于铺垫情愫暗生、慢慢靠近再相知相爱的过程。loveline也已经不再去追述爱情的发生,而是直接抛出设定,是“一眼钟情”、“命中注定”。

  姜哲再见吴妍珠,便认定她是“开启自己人生的钥匙”。而为了让连载尽快完成,《W两个世界》也打破韩剧的“第八集定律”,亲吻、告白全部为推动漫画情节发展服务。而吴妍珠本就是姜的粉丝,在他面前更是“迷妹”属性暴露无遗,当然也可以做主动的一方,“撩完就跑”。

  这种没有误会狗血的“双处互宠”模式,源于宋编剧一直以来爽利的爱情观。正如《仁显皇后的男人》中,煕珍与金大人最终冲破时空障碍和规则束缚再续前缘,偶然的相遇成就一段必然的因缘,这个“必然”被书写为“命中注定”。用“命中注定”的设定去替换“日久生情”,以时空的障碍加深两人的情感羁绊,在绝境中去反向书写爱情,即便“高甜”与“高虐”的组合拳,但“甜宠”是底色、“虐”则是辅助。

  我们发现,“虐恋情深”、“苦大仇深”的套路已不能戳中大众的“软肋”,观众也早已不愿去忍受表现爱情焦虑的“虐”。“甜宠”的恋爱模式以理想化的设定,前提性地解决一切焦虑,故事开始之前便许诺:这里没有狗血误会,也没有阴谋背叛。献给观众一个无需忍受、只要享受的纯爱空间。

  “互宠”日常的谋篇布局离不开“数据库”叙事,只有编剧有大量的日常生活素材积淀,才能提取生活细节妥帖、到位,直戳人心。《W两个世界》的编剧宋载正,此前参与的作品有《搞笑一家人》、《顺风妇产科》等喜剧,保持豆瓣韩剧最高评分的《搞笑一家人》更是可被载入韩剧史册的经典。我们都知道,喜剧经典最为难得,由搞笑的情节吸引人,但百集长篇真正引人入胜的却是感情的描摹,那是将时代与个体命运力透纸背的书写。摆弄人物设定、洞察世事,将大量的生活细节提炼出来,又化用于剧本,才能让故事的感情能够说服人。

  如果仅仅认为这是一部穿越次元去恋爱的剧,那么也太小看宋编剧的“野心”了。无论是此前《仁显王后的男人》、《九回时间旅行》的时空穿越,还是此次《W两个世界》的跨越次元,她在一次又一次的时空逆转,叩问着“终极”的意义,“如果回到过去,结局是否可以重新书写”。

  所以,《仁显王后的男人》金大人穿梭300年,要逆转史书中注定的结局。《九回时间旅行》朴善宇想要回到过去探究真相改变未来,救爸爸、哥哥还有自己。每次穿越都有充足的理由和明确的目的,环环相扣。但如同蝴蝶效应,每次做出的“修正”都会影响现实的走向,金大人每一次选择都改变了历史,却总有被他牵连的人遭殃。《九回》男主无意回到过去,想解开哥哥死去之谜,一次次的回去做的选择让他也改变了自己和爱人的命运。严密的逻辑背后,是编剧更深的思考:“知道了历史的发展进程,是否仍应顺应命运?未来的时间已成为现在,那么应该置身生活的时间是否在未来?”

  如果说时空穿越,是我们每个人站在人生的线性上,想要改写过去的愿望,是一种“重写历史”的努力,即弗洛伊德所理解的 “Repetition Compulsion”,那么跨越次元,更多的则是在处理人与世界的关系,如同《小原不哭》,跨越次元是为了让主角“与自己的世界两情相悦”。

  此次《W两个世界》,脑洞大开的宋编剧则加入了更多的“思辨”。“W”作为一个镜像字母, double u(niverse)即“两个世界”的含义,一个是漫画的世界,一个是现实的世界。按照柏拉图的“洞穴理论”,我们看到的世界也只是众多世界中的一种,只是经验世界。那么,当虚拟与现实的边界模糊、次元壁出现裂痕,哪个才是真实?还是说两个都非真实?何为“最高真实”?

  漫画家自认为是创作作品世界的“神”,姜哲的生活完全是在漫画家的意志中行进,他不过是践行游戏规则的棋子。画家是那个世界规则的制定者,自觉拥有世界的绝对掌控权,和对姜哲的终极审判权。

  但当作者对故事世界失去控制,故事人物有了自我意识,开始向现实世界渗透并反穿,又该如何?这是康·帕乌斯托夫斯基在《人物的叛变》中曾提出的作品创作规律:“在开始了的作品中的人物刚一按照作者的意志活动,他们便立刻开始抗拒,和作者斗争起来,作品开始按照本身的内部逻辑发展。当然逻辑的推动力是作家赋予的,但人物却按照适合于他们性格的那个样子行动,尽管这些性格的塑造者是作家。”

  对于作家来说只是工作的剧情,可姜哲清清楚楚地记得每一次痛苦。在完全造假的世界,独自一人存活下来,对他来说都犹如“对觉醒之人降下的惩罚一般”。他就像被漫画家创造出的“弗兰肯斯坦”,但若要终结这个“怪物”,是审判,还是谋杀?第四集结尾姜哲一路走去,墙上“尊重人权”、“为了我们充满希望的未来”的标语无不充满了讽刺意味。是啊,那被操控、被蹂躏的小人物存在的理由呢?又该如何去反抗?或许这是编剧想通过作品传达给我们的时代反思。

  一向不带大家玩的宋编剧,不知会在后续的剧集中为我们带来怎样的反正、再反转?相信她不会让我们失望。